主页 > 发展轨迹 >

基于消费率与投资率之间关系的最优投资率研究

发布日期:2019-11-06 10:16

作为经济增长的动力之一,投资一直是国家的核心宏观调控变量。尤其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大发展中国家而言,投资和消费对经济增长尤为重要。但是,当我系统地研究1978年以来的中国投资率和消费率数据时,发现它们不是简单的线性相关。以《中国统计年鉴》为例。从1979年到2014年,中国的投资率是36.1%。搅拌7.8%,消耗速度搅拌64.4℃。 9.8%,前者增加了11个百分点,而后者下降了15个百分点。也就是说,中国的投资率水平虽然低于高水平,但并未提高消费率。投资和消费之间的不平衡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稳定增长的主要障碍。这引起我们注意这个问题。

1文学评论

美国经济学家Holles [1]等通过实证研究,分析了发展中国家工业化过程中投资率消耗率的变化规律,并得出结论,在工业化过程中,投资率和消费率的不断变化。经济结构呈负相关。在经济结构稳定之前,投资率和消费率将趋于稳定,并进入良性循环。涅姆奇诺夫[2]认为,投资资本和最优消费基金的形成应确保长期内最大的消费水平。李建伟[3]认为,投资率与消费率之间的关系存在于各个国家的经济形成过程中,并认为投资率从上升到下降,从低到高的消费直到稳定的发展曲线。投资率是各个经济体共同发展的规律。乔卫国[4]建立了一个数学模型,以实现充分就业为目标,确定合理的投资率。研究表明,实现充分就业目标的投资率取决于自然的经济增长率和技术上可行的投资生产率,并且更健康。经济投资率应定在18%-25%,消费率应不低于66.7%。周永红[5]分析了1995年至2007年中国的面板数据,并根据投资率的阈值特征进行了非线性回归。

结论是,中国的投资率有两个门槛,分别是44%和36%。在这44首押韵中,悬崖是岣叽俳实实实6 6 6 6 6?岣叽俳龀ぃ3 3 3 3 3 3 3 3 3]]]]]]]]]]]]]]]]]]] [] ]]基于量化依据和回归分析来计算中国的最优投资率的消费率数据在0.318-0.352之间,并且在预期经济增长率的情况下为7.5%,投资增长率为25.68%。田伟民[7]研究了国民收入最优分配问题,认为促进经济持续增长的动力是消费需求的稳定增长。只有消费结构的变化和升级才能促进经济增长。对中国1952-2006年经验数据的实证分析表明,当前中国的最优消费率为72.30%,最优投资率为28.18%。

2数据来源和图表说明

基于以上问题,我们发现投资率与消费率之间的关系非常重要。本文的目的是分析1978年至2014年中国的经济数据,然后从促进经济增长的角度估算最优值。投资率。数据全部来自中国2015年统计年鉴。

从图1到图4,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首先,由于中国经济的发展,国内生产总值,资本形成总额和最终消费的绝对值正在增长。

其次,自1978年以来,尽管中间出现了几次经济波动,但总有必要看一下国内生产总值,总资本形成和最终消费都在增长。

基于消费率与投资率之间关系的最优投资率研究

第三,图4所示的趋势表明,消费率和投资率之间的关系不是简单的线性关系,并且存在更多的波动和变化。由于投资大,消耗少,具体表现为1978年至1981年。在指导思想下,投资增加了,消费减少了。从那时起,1994年,为了实现经济的软着陆,实施了宏观经济政策调整,消费率略有上升。 2000年以后,由于整体经济形势的变化,居民的生活成本进一步上升,居民的消费意愿越来越低,近年来的消费水平处于稳定和增长的趋势。但总体情况仍然不佳。

阈值回归模型是非线性计量经济学模型中的重模型。阈值模型的原理在此不再重复。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文献[8],这样第一年的投资率就是Xi,第一年的消费率。对于Yi,阈值变量是投资率。如果我们使用文本[6]假定阈值变量为2,则本文最终设置的计量经济学模型为Yi=?琢i + h1?茁1Xi(Xi?燮?自由度1)+ h2?茁2Xi (?自由裁量权1)2?的

其中?我是一个固定的产品,不会随着时间而改变,误差项的正态分布预计为0。阈值回归模型也可以看作是分类检验方法的变体,当Xi?嘿? 1点时,h1=1,h2=0,h3=0,相应的回归系数为?1,何时?裁量权1?在2点时,h1=0,h2=0,h3=1,相应的回归系数为?3,Xi越接近阈值,不同回归系数之间的差就越大。在本文中,使用OLLAB方法确定回归系数,然后通过最小化残差值来确定残差。为了防止伪回归,使用Hansen构造的LR统计量来检查阈值的数量。重复此操作以确定适当的阈值回归模型和阈值。

3结论

通过对阈值模型的回归分析,我们发现:

首先,存在三个阈值,而不是[5]中描述的两个阈值。

二,当投资利率位于30.35%-35.62时/? Yunlu氖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 ((((((投资率不如30.35%-35.62%。

第四,当投资率高于35.62%时,整个经济也在增长,但是经济增长效率不足,整个资源的分配将被浪费和过度。

基于以上结论,本文提出以下建议

一是进一步深化改革,完善社会保障体系,确保对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的改革和保障到位,使人民无忧无虑。投资的方向更倾向于民生设施,以振兴经济。采取造福人民的政策,在市场经济体制中抓好工作,完善市场经济体制,邀请人民消费,把人民送给人民消费。例如,近年来,中央政府采取了一系列优惠措施,以促进城乡居民的消费潜力,并促进消费。政策措施促进了家电,汽车,住房等行业的生产和结构调整。

基于消费率与投资率之间关系的最优投资率研究

其次,在确保必要的国有企业和财政收入分配的基础上,继续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比例,深化国民收入对居民的政策,在处理好效率和效益的前提下调整初始分配和再分配。正义。两国关系的重点是增加劳动报酬在初始分配中的比重,更合理地将经济社会发展成果分配给群众,使社会各阶层逐步实现共同富裕。投资效率也提高了,最先进的钢材被用来掌握投资与分配之间的关系。

第三,制定和实现更加均衡的发展战略,使经济增长在公平的前提下,适当支持边远地区的支持,使他们的经济也能略有改善,拉近地区差距。为使垄断行业在不丧失公平性的前提下进行适度制止,鼓励多元化竞争,促进行业的全面发展。因此,加强了寻求投资的目的,我们不仅要集中发展垄断产业。

第四,继续发掘新兴的消费热点,全面发展第三产业,完善第三产业,促进第二产业的发展和进步,有利于实现投资与消费的平衡。 [5]认为这样的政策是可以交替的。促进消费并保持投资,避免投资不足,并实现经济增长。在低投资率的情况下,促进消费弥补了其对促进经济增长的不足;在低消费率的情况下,投资率的提高弥补了其缺乏促进经济增长以及投资与消费协调的不足。共同促进经济增长。当然,这必须确保投资率低于阈值。